皇冠汽车网

您的位置:皇冠汽车网 > 首页 > 投资理财 > 正文

五十岚隼士男扮女装 默克尔大选“惨胜”前路难

2017-9-26  作者:三明教育网  来源:www.sanmingjiaoyu.com

导读五十岚隼士男扮女装 默克尔大选“惨胜”前路难

五十岚隼士男扮女装 默克尔大选“惨胜”前路难:

  【特别关注】

  光明日报驻柏林记者 田园

  9月25日凌晨,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初步计票结果出炉,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由基民盟和基社盟共同组成)获得33%的选票,保持联邦议院第一大党地位。已经连任12年的总理默克尔将开启她的第4个任期,而默克尔所属的政党会与哪个党派联合执政,将成为随后的重要看点。

默克尔大选“惨胜”前路难

  9月24日,在德国柏林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总部,德国总理默克尔(中)在初步出口民调显示领先后接受祝贺。 新华社发

默克尔大选“惨胜”前路难

基民盟支持者在初步出口民调显示领先后庆祝获胜。新华社发

默克尔大选“惨胜”前路难

  9月24日,德国柏林,德国选择党举行竞选之夜集会。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默克尔大选“惨胜”前路难

  在德国总理大选之夜,柏林民众走上街头手举标语进行游行,抗议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民调显示,德国社会民主党得票率为20%,保持第二大党的位置。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获得13.5%的选票,这意味着德国选择党已经跨过5%的议会进入门槛,将成为德国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首个进入议院的极右翼政党。此外,上一届选举失利未能进入联邦议院的自由民主党赢得10.5%的选票,绿党和左翼党分别获得9.5%和9%的选票。这意味着本届大选之后,德国联邦议会将得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面貌:联盟党、社民党、选择党、自民党、绿党和左翼党这六个党派将坐镇议会,分享600多个议员席位。

  1、变局:六十年后或首现三党组阁

  德国总理往往是议会多数党的成员,由议会选举产生,任期四年,掌握大部分实权。德国大选不仅仅是选出某个人当选总理,更重要的是在选后由各党派重新组成一个联合执政的政府,执政党或者党派联盟必须拥有议会50%以上的席位。本次大选由于没有任何政党单独获得过半数选票,因此得票率最高的联盟党需要同其他党派联合组阁。

  24日晚,有德媒援引社民党高层人士的话说,该党高层已达成共识,本次大选后将不参与由联盟党主导的联合政府,原因是避免社民党自身实力继续被强势的联盟党“蚕食”。由于默克尔的联盟党无法拿下半数选票,前执政伙伴、议会第二大党社民党又已排除再次与其共组“大联合政府”的可能,接下来的联合政府组建,外界广泛预期默克尔的联盟党可能会与左翼的绿党和再度兴起、在经济上属于强硬自由派的自由民主党结盟组成所谓“牙买加联盟”,这3个政党的代表色分别为黑、黄、绿,恰好与牙买加国旗颜色相同,形成一个大党(联盟党)带着两个小党(自民党和绿党)的组阁模式。由于这样的组合在联邦层面从未出现过,德国媒体认为相关谈判可能至少需要1个月的时间。因此,尽管本届大选默克尔无悬念地轻松获胜,但却有可能遭遇艰难的组阁谈判。

  作为“老朋友”,联盟党和自民党的组阁谈判或许稍微轻松一些。2009年默克尔开始其第二个任期时,自民党曾以15%的得票率接受默克尔的组阁邀请进入政府。但是,长期的在野党地位,使自民党缺乏执政经验,在政治表现上太过毛躁,上一届大选甚至没能进入议会,让人们对其执政能力打了个问号。现在,两党之间在欧洲建设方面也存在许多分歧。绿党则素与联盟党不睦,2005年默克尔组阁时,甚至明确表示不会与绿党合作。尽管时过境迁,联盟党在州政府层面已与绿党组建执政联盟,但是由于绿党立场中间偏左,与联盟党和自由民主党中间偏右的立场有一定差别。在能源政策上,自民党与绿党存在分歧。在移民等问题上,绿党与联盟党也有矛盾。总而言之,三党联合政府在政策协调、决策上会更加掣肘,因此,主导组阁的联盟党通常会更加谨慎。自1957年以来,德国就一直没出现过三党联合政府。

  2、抱负:默克尔想留下“历史遗产”

  无论组阁谈判结果如何,有一件事情是基本确定的,那就是有着德国政坛常青树之称的女总理默克尔将迎来自己的第四个总理任期,这意味着她将与自己的政治导师、德国战后执政时间最长的总理科尔并驾齐驱,有望追平其执政16年的战后总理任期纪录。

  已经62岁的默克尔是德国第一位女性领导人,非常受民众欢迎。在默克尔任职期间,国际上产生了三位美国总统、四位英国首相和四位法国总统。对于那些不喜欢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的人来说,默克尔现在就是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之一。2015年,美国《时代》周刊选定默克尔为年度风云人物,称赞其处理欧洲债务危机、难民危机的表现,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也称其为欧洲“不可或缺”的人。

  作为战后首任女总理和有可能在位时间最长的总理,“铁娘子”默克尔想要在自己的第4个任期更进一步,打造自己的历史遗产。与那些载入史册、声名赫赫的前任相比,默克尔还缺乏影响深远的作为:阿登纳将西德融入西方,勃兰特凭借“东方政策”在冷战时代与对方阵营展开接触,科尔完成两德统一,施罗德彻底改造福利国家制度。默克尔留下

了什么?暂时平息的欧债风波,僵持不下的乌克兰危机谈判,似乎都不够“历史遗产”的分量,更不用说毁誉参半的难民政策了。

  默克尔首先将致力于建设更加统一的欧洲。在前三个任期内,她已经将德国打造成欧盟政治基石、欧元经济区的火车头。如今,德法大选均尘埃落定,默克尔如何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一起,加速启动“德法引擎”,增强欧盟内部凝聚力,成为重要看点。默克尔表示,必须维持欧盟团结,如果无法做到这一点,强调民族国家利益的呼声会再次高涨。为此,在选战期间默克尔主动发声支持马克龙关于设立欧元区财长的提议。而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在德国大选结果出炉后第一时间对默克尔表示祝贺,并誓言两国会继续“至关重要的合作”。

  此外,在复杂的国际形势下,无论对手还是伙伴都不让默克尔省心。美国总统特朗普不仅退出《巴黎协定》,还再三在北约军费以及汽车出口等问题上批评德国。德美关系裂痕如何弥补,还是索性继续扩大,另寻更加可靠的合作伙伴,这是摆在默克尔新任期的一个难题。乌克兰危机悬而未决,欧洲和俄罗斯仍然在“互相伤害”,默克尔能否率先走出解决问题的关键一步也令人期待。同时,如何处理与土耳其关系也将是下届政府的外交难题。有消息称,默克尔将延续上一任期提出的“积极进取”外交政策,奉行“有为外交”,这将意味着在朝鲜半岛、中东等地区热点上,默克尔进一步展现德国作为大国的雄心。

  好在内政问题不用默克尔操太多心。默克尔前三届总理任期内成绩可观,作为欧洲最大的国民经济体,德国的经济增幅略高于欧元区的整体水平。2017财政年度收支盈余预计高达183亿欧元,失业率降至4%以下,创下历史新低。有统计称,默克尔开始第一个总理任期时,德国有500万人失业,如今只剩250万,足足少了一半。

  然而,许多德国人批评默克尔在2015年开始的欧洲难民危机中,未充分考虑欧洲与德国的现实状况,出于“人道主义”断然接收逾110万难民,造成本土安全形势的不稳定。与此同时,德国社会右转趋势增强,东西裂痕带动政治分裂。极端排外组织“Pegida(意为爱国的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在德国东部兴起,掀起极端民族主义情绪浪潮,造成当地社会动乱,此次议会选举,首次进入联邦议院便成为第三大党的“德国选择党”获得13.5%选票,成为最大赢家,作为德国最大的极右翼政党,又是默克尔难民政策的主要反对者,势必影响默克尔新任期的政策制订和落实。

  因此有德国媒体称默克尔的胜利“虽赢实输”,也确实有一定道理。毕竟此次大选,是基民盟在默克尔领导十二年以来,成绩最差的一次,也是基民盟在战后70年来成绩最差的一次。

  3、赢家:反难民的德国选择党

  在此次德国大选中,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获得13.5%选票,将在631人的德国议会中拥有接近90个席位,一举跃升为第三大党,在东部甚至成为第二大党。德国选择党毫无疑问是本次大选最大的赢家。该党参与本次大选有两位首席候选人:76岁的高兰德来自“极右派”,这位前律师和记者曾是默克尔所领导的基民盟党员,党龄长达40年;38岁的经济学者威德尔是“温和派”代表,她部分时间与自己的伴侣和两个孩子生活在瑞士,还曾在中国工作过6年。

  拥有2.3万名党员的德国选择党之所以能在成立4年后就强势进入德国议会,正是凭借反难民的政治主张。此外,反对欧洲一体化、反欧元也是该党自成立以来就坚持的纲领。4年来,德国选择党反对穆斯林移民,反对将伊斯兰信仰融入德国文化,并且凭借排外形象在地方选举中屡创佳绩,动员了许多不投票的选民参选。据报道,德国选择党的选民中有120万人来自从不参与投票的“弃权党”。此外,德国选择党还成功地从其他主流政党分流选票,造成从左到右不管哪个政党,在德国选择党崛起后全都流失选民甚至基层骨干成员。去年9月,德国选择党的全国支持度一度攀升到16%的最高点。

  德国选择党的很多政治主张确实迎合了安全感缺失的德国民众的需要。比如德国选择党希望关闭欧盟外部边境,在德国边境设立严格的身份检查,并在国外设立收容所,以预先阻止移民进入德国。该党首席候选人威德尔曾表示,希望在德国实现“移民负增长”的目标。德国选择党还表示德国已经被“伊斯兰化”,并试图扮演基督教传统价值捍卫者的角色。

  长年研究极右思潮的柏林自由大学教授冯克认为,当前德国选择党内部的激进右翼派已站稳阵脚,这表示德国国会将来很可能会出现纳粹式的语言,言论将更为尖锐和粗暴,对德国新政府的政治运作是一大挑战。德国选择党经常采取的辩论战术是,首先由“极右派”成员用攻击性语言打破社会禁忌话题,然后由“温和派”出来收场,这样既赚足了眼球,增强了影响力,又不至于出大格。

  不过德国主流媒体普遍表示,尽管德国选择党进入联邦议院,也不会构成对民主的威胁,因为,总体上德国人是坚定的民主主义者。极右翼势力和民族主义思潮很难在德国继续滋长,因为德国的历史包袱太沉重,即便欧洲整体右转,德国也将是坚守到最后的那个国家。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作为议会里的最坚定的“捣乱分子”,德国选择党的崛起不会让默克尔的下一个任期顺风顺水。

  (光明日报柏林9月25日电)

  《光明日报》( 2017年09月26日 11版)

五十岚隼士男扮女装 默克尔大选“惨胜”前路难

推荐阅读: 保险法 皇冠汽车 广州直播

导读五十岚隼士男扮女装 默克尔大选“惨胜”前路难
上条新闻:魏如久 库尔德公投在即 伊朗、土耳其“动真格”
下条新闻:耳鼻喉专家徐明栓 联合国等公开反对 伊拉克库区公投多国剑拔弩张